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父母虐童应剥夺监护权 但受虐孩子到底谁来养

更新时间: 2013-2-19  

     2012年阿英虐杀亲生女欣欣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目前阿英又怀孕在身,她究竟涉嫌犯了什么罪?又将如何受到法律的惩罚?这两日,晶报对这一事件的独家报道被全国诸多媒体关注并转发,在法律界也引发了热议。
     昨日,记者在采访十几位专业人士后发现,大家普遍认为,阿英杀害亲生女,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但也要客观地意识到,阿英本身处在社会的底层,压力大,生存难,在无法将抱怨向社会发泄时,才选择了向比自己更弱势的孩子发泄,而承受悲痛的恰恰是自己的家庭。律师们认为,仅惩罚她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探索如何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健全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才是本案的深远意义所在。
缺保护:对虐童父母剥夺监护权,很难操作
     广东悦智律师事务所主任周文娟律师表示,法官的立场是影响该案判罚尺度的主要因素,法官会从多方面考虑选择量刑程度。因为孩子的父亲以及亲属都具有抚养能力,所以该案在量刑时,考虑孩子因素的可能性比较小,如阿英生下现怀孕的婴儿后,针对哺乳期的状况,可能会采取缓刑等酌情处理,但不属于减轻判罚。
     周文娟说,很多虐待儿童的情况发生后,都是警方、相关部门进行劝说教育,力度和效果远远不够。如在美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政府部门会迅速介入,甚至将孩子的父母告上法庭,判处监禁、取消对孩子的监护权,由政府另选派并资助其他家庭领养这些孩子。
     “我国如果立法可剥夺父母的监护权,是否可行?”周文娟坦言,从法律角度来说,应该要立法,但执行的难度很大。“不让父母养,谁来养这些孩子?”她表示,美国有应对儿童虐待专门的立法和专门处理儿童虐待的机构,并构建了儿童虐待案件司法审查机制、社会配套的保障机制,整个法律保护体系非常成熟,但我国显然在这方面还需进一步完善加强。
     针对此案,警方认为阿英涉嫌犯虐待致死罪和纵火罪,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焰律师则对犯罪嫌疑人的罪名提出了质疑:“我个人认为,阿英虐杀欣欣并不是故意为之。犯罪嫌疑人应属于过失伤害致死罪,但因其已怀孕,所以该案在判罚上不会是死刑。”
促立法:提高法律意识,打骂孩子也是违法
     如何通过现有法律来保护儿童的合法权益,法律是否对该类情况存在漏洞?金焰律师表示,这点并不存在法律缺失的问题,虐待罪的法律范畴就包含了虐待儿童的罪名。“但是虐待罪的处罚是非常轻的。”他说,该案在判罚上肯定不是死刑。
     “她犯罪行为恶劣,情节极其严重,依法应从重处罚。但综合考虑到她的实际情况和生活状态,以及这是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犯罪行为和怀孕等因素,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应在法定量刑幅度内酌情从轻处罚。”
     金焰律师认为,我国早已颁布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进行特别的保护。但是《刑法》没有规定虐童罪,以致目前针对严重虐待儿童的行为无法以虐童罪进行处罚,只能以构成其他犯罪进行处罚,致使保护少年儿童在法律体系上不够完善,是立法方面的一个明显缺失,未能有效地从刑事责任的高度来约束和惩戒人们在管教小孩方面的犯罪行为,“加快立法步伐势在必行。”
     此外,金焰介绍,如果发现有虐童行为,可以依据《未成年人保护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对相关人员作出处罚,也可以及时反映给政府教育部门或者基层组织,对情节较轻的错误的教育行为进行纠正,对情节严重的行为进行治安处罚或者刑事处罚。更重要的是,要进行广泛的宣传,让更多的家长和老师认识到打骂儿童不仅是一种错误的管理方法,同时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是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应警醒:强制干预机制,应该尽快建立
     “留守儿童和农民工家庭这两个群体,之间必然会有很多联系,而这两个群体也有很多共性,缺乏关爱,处于社会边缘和底层,人际关系淡薄,某个时期容易因为不悦和压力导致心理扭曲,如果恰好这些问题在某个点上集中爆发,导致的后果往往十分严重,阿英就是例子。”上海旭灿(深圳)律师事务所菅峰律师认为,欣欣留守河南老家多年,阿英和阿军始终四处漂泊,彼此虽有亲情但缺乏维系,十分淡薄,导致欣欣来到深圳不仅没有给阿英带来喜悦,反倒增加了莫名的排斥和厌烦。
     “像阿英这样的农民工家庭,本身受教育水平低,在城市很难生存,又是法盲,根本不清楚为人父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使阿英在对欣欣发泄压力和不满时毫无顾忌,这才导致悲剧的最终发生。”菅峰律师强调,从法律上讲,阿英从虐待、故意伤害到间接故意杀人,直到最后纵火危害公共安全,触犯了刑法,罪有应得。但另一方面,从人性和理性的角度看,缺乏生活保障,心灵得不到及时安慰,幸福感不强,自卑感明显,容易引发她的阴暗面,本身已处社会的最底层,没有能力向社会发泄,就选择比自己还弱的孩子去发泄,这样做对社会危害并不大,反倒对家庭危害大,自己来承受苦果。
     “我们应该警醒,政府和社会应该关注,如何给这样的群体提供帮助,建立强制干预机制,社会组织如何及时有效介入,人文关怀该发挥市民作用等等。不要一味苛求责罚阿英,她本身就很可悲。”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 Reserved.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
电话:(+86-755) 2583 0258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深圳市深南东路地王大厦6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