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首页 > 经典案例

中美卧室家具反倾销案

更新时间: 2013-2-18  

案情概述
    美国时间12月1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6名成员投票一致认定商务部上月就此作出的裁定,即中国家具出口商以低于公平水平的价格向美国出口木制卧室家具,从而对美国家具工业造成伤害,因此维持以前作出的对中国卧室家具征收反倾销税的裁决。
    中美家具反倾销战是从去年8月2日开始的。去年8月,美国30多家家具制造企业组成“美国家具制造商合法贸易委员会”,并以委员会的名义同时向商务部(DOC)和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调查中国家具生产企业倾销行为的申请。我国共有125家家具制造企业应诉,但这在全国可能涉及家具出口的3万家家具制造企业中只是一个极小的比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和商务部先后于今年年初和6月18日作出有利于美国家具生产商的初步裁决后,美国商务部已于今年8月专程到中国对强制调查企业完成了实地核查,并于11月9发出了终裁结果。期间中国家具协会曾于7月向美国提出了“市场导向行业待遇”申请。金焰解释,美国在裁决中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因此在核算成本时选择了以“替代国”的成本来计算,这对我国家具企业来说是不公平的。而如果能取得“市场导向行业待遇”,就能以自己的成本衡量是否倾销,这一直被视为中国家具企业“翻盘”的最佳时机。不过,中国家具行业的这一愿望落空了。然而迄今为止,中国没有一个行业在美国申请到此待遇,而美国商务部以“提交相关证据时间过晚”和“提交材料仍需补充大量内容”为由,拒绝给予中国家具行业“市场导向行业待遇”。


律师点评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焰律师认为此次ITC终裁与预期相符,即倾销存在,而倾销的比例是商务部终裁的数字。在11月9日的商务部终裁,降低对A卷应诉企业各的反倾销税税率,因此维持之前作出的对中国卧室家具征收反倾销税的初步裁决。与此同时,美国商务部决定将对应诉填写A卷的110多家中国家具出口商征收的惩罚性关税税率从之前裁定的10.92%下调至8.64%,对另外7家接受实地调查的出口商则征收0.79%至198.08%不等的惩罚性关税,而对没有应诉的其他家具企业征收198.08%的关税。值得注意的是,天津美克从初裁的8.38%,而获得0.79%的终裁幅度。根据美国法律,低于2%既零税率,但德源则从初裁的29.72%,被大幅度提高到198.08%。


反倾销令后的对策
    根据美国法律,商务部在收到ITC终裁结果的7天内(12月17日)发布征收反倾销税令。反倾销令并不影响我企业向美国法院提出上诉,而且我国浓缩苹果汁行业曾有过胜诉的先例。根据美国法律规定,负责处理上诉的部门有两级,一是美国国际贸易法院,一是美国海关与专利上诉法院。如对反倾销案的仲裁不服,可以先上诉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如仍不服,再上诉美国海关与专利法院。上诉的期限一般为30天。即起诉在该项商品仲裁决定在联邦公报上公布后30天内提出。法院在其判决后10天内在联邦公报上公布最终判决。如胜诉,则法院将责令商务部在45天内重新修订其反倾销令。本所律师指出整个诉讼程序可能长达三年以上,无论最终法院裁定如何,但在诉讼期间反倾销令仍然有效。
    我国企业应注意运用行政审查及日落审查。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当某种商品被征收反倾销税满1年开始,每年都对上一年度的被征税商品的倾销幅度进行行政审查,若在连续3年的审查中达到最低倾销幅度(低于0.5%)或没有倾销幅度,则可由美国商务部撤消反倾销税命令。另外,当被征收反倾销税的商品在反倾销税命令满5年时可以进行日落审查过程。即审查如果撤消反倾销命令后,倾销是否会继续或再次发生(由美国商务部决定);或者如果命令撤消,对美国国内行业的损害是否可能持续下去或再次发生(由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决定)。若以上任何一个决定是否定的,反倾销命令必须终止。一般日落审查过程有一个法定启动期限,该期限在反倾销税命令满5年的前30天开始。
    据海关的数据表明,美国仍是我国家具最大的出口市场。今年前8个月广东口岸对美国出口家具14.8亿美元,占同期广东口岸全部家具出口总值的51.1%。受今年6月美国对我国输美木制卧室家具反倾销初裁影响,从6月份起,相比于初裁公布前的几个月份,经广东口岸出口美国木制卧室家具数量连续4个月下滑。 8月份出口额仅为1558.4万美元,比4月份的今年最高值下跌了42.3%。金焰律师认为,反倾销效应的提前出现主要是由于美国方面的家具进口商为了规避风险已经提前在进货合同的签订上有所谨慎。因为根据美国有关法规,终裁确定反倾销成立后,美国海关的计征关税时间却是从美国商务部做出初裁的时间算起,也就是从2004年6月18日开征。而且如果美方认为中国彩电倾销情况严重,商务部的这次初裁还可拥有90天的追溯期,即对此前3个月内的出口产品都可能补征高额关税。面对这种情况,美国家具进口商肯定会对中国彩电的进口成本有所考虑。


为何频频被“反倾销”
    据有关数字统计,十年之中,WTO成员国对中国产品的反倾销调查有247起,裁定倾销罪名成立的占到64%。是什么原因让欧盟、美国对我国的“反倾销”如此众多?金焰律师认为,首先频繁的“反倾销”是贸易摩擦的缩影。我国这几年外贸出口增长快,发展势头强劲,而美国贸易逆差节节攀升,居高不下,去年达到4890亿美元,创历史最高纪录。今年1月份又达到431亿美元,创月度新高,这就容易引起对我们出口产品的重视,要保护自己的产业,所以中国企业遭遇“反倾销”法的案例越来越多也是不可避免的。伴随着中国经济日益崛起,中国已不知不觉进入了国际经济贸易摩擦时代。面对中美之间颇为微妙的贸易环境,面对未来20年日益严重的国际经济贸易摩擦的挑战,中国企业已别无选择,必须尽快学会在制度和规则下办事,即便你认为规则不合理,也不能放弃和逃避,而是要将规则当作应战的武器。笔者认为中国企业根本不存在倾销行为,而是美方在计算成本等方面极其片面和不合理。比如,美国将中国是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这是与我国加入世贸的双边协议和议定书有关。根据规定,中国在入世谈判中同意在入世后的15年内,美国可以继续把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从而采用对中国不利的反倾销规则,继续维持对入世前的中国出口产品反倾销的机制。
    对于WTO关于倾销的定义,即一国产品以低于“正常价值”的价格出口到另一国,并对进口国相关工业造成了损害的行为,但对非市场经济国家,“只要用来确定正常价值的方法是合适与合理的”,就可用某一市场经济国家相似产品的价格作为标准。换言之,反倾销案发起国的调查当局如果认定调查商品的出口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将引用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大致相当的市场经济国家(替代国)的成本等数据,计算所谓正常价值并进而确定倾销幅度,施以对应的增税措施。美方认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资源由政府控制,企业多属于政府或受政府干预,其产品的价格是扭曲的,不能反映真实价值。当这些产品流入市场经济国家,即构成对后者相关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在卧室家具案中,我国家具价格低,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劳动力价格低廉,但是美国在调查中国产品是否有低于公平价值销售的情况时,往往以其他国家生产同类产品的成本作为计算标准,这就人为地抬高了中国产品的成本,使本来不存在低价倾销问题的产品被判违规。这种情况下,企业要积极应诉。如果不应诉,就像体育比赛前就自动放弃参赛权,只有败诉一种可能性。
    其次,我国企业产品技术含量较低,价格比拼是我国许多出口企业的竞争优势,也是最低层次的竞争手段。我国经商传统是强调“价廉物美”。殊不知,物美,价就应该高。低了,就违反经济规律。我国企业需要建立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而不是沉湎于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靠“低价牌”打开国际市场只能一时取胜,而日后的路子势必越走越窄。价格过低,就使得对一个市场的出口量往往在短期内暴涨,使得我国企业成为别人的靶子。就被美方调查的家具行业来说,目前出口主要有三种,即OEM、ODM、OBM。OEM是加工贴牌;ODM是以自有设计制造的,主要体现在知识产权方面,拥有自己的设计风范,产品可以自己生产,也可以由别人来生产;OBM是以品牌经营为主,这就要求品牌具备相当的国际市场竞争力。品牌经营还处于概念阶段,有的家具企业在生存压力较大时,不得不采取恶性竞争的手段,以低价战略从其他企业抢点生意,通过出口来拉动内销。

 

企业对策
    我国积极要求加入世贸组织,正是要给企业一个上诉的机会。当然,要应诉也要讲究策略。卧室家具的反倾销案已非个别企业所能解决,因美方的倾向性非常强,贸易保护主义作祟。
    首先,中国还应当发展完善本国的贸易报复措施,作为防范外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威慑武器,从而在国际反倾销博弈中夺回主动权,为中国出口商品争取尽可能平整的“竞技场”。我国政府可以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虽然世贸组织处理此类案子的行动一般都非常缓慢,短期效果似乎不大,但从长远看,必须这样做。其次,我国企业应该调整经营策略。笔者曾在美国学习生活工作多年,摆在美国商场货架上的中国家具没有形成梯次,集中为单一的低端产品,很容易给人倾销的印象,另外我国企业还应该注重按国际财务标准计算成本、选择有实力的经销商、与跨国公司合作,结成利益共同体也是不错的选择。
    再次,应利用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笔者认为,这点在卧室家具案中最为明显。由于受美国家具业不同利益集团影响,美国商务部将调查的范围限制在木制卧室家具这一层,就是尽可能在搜集信息方面减小压力,在其家具零售商、木材商与制造商之间掂量,找出平衡点。立案后,美国60家家具零售商却成立了“美国家具零售商”组织,准备采取联合行动,阻止对中国产品征收反倾销关税,因为美国家具制造商正是中国家具行业进入美国的“始作俑者”。这次对中国产品提起诉讼的一些美国厂家,多年来一直进口中国家具,然后将这些家具转手卖给本国的零售商,以获取利润。但是,在美国的零售商们开始直接从中国进口家具以后,家具生产商们就无法再赚取中间费用了,这才是他们要求阻止中国产品进口的主要原因。
    最后,长远发展首先应当建立预警机制,防患于未然。企业自身的预警机制更是重中之重。作为一个成熟企业,进到一个国际市场之前,理应对竞争对手情况、对出口国的市场状况做深入了解,积极搜集市场信息。当出口增长速度疯长之时,正是各企业理应警惕之时,而不是目光短浅地沉浸在喜悦之中,最后直等到对方立案后才醒悟。我国企业要充分地跟踪、关注自身产业发展的前沿,将相关专利技术、知识产权成果为已掌握,提升自身产品的档次,提升企业的全球化程度,要把产品的价格链条在全球范围内配置。只有提高技术层次、有自主知识产权,越少被反倾销。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 Reserved.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
电话:(+86-755) 2583 0258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中国深圳市深南东路地王大厦63楼